外报:2014安倍延续拉拢他国围堵中国 对韩碰壁

这是人们此刻在引述安倍参拜后日本
  中新网1月20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20日刊文指出,在2014这个新的年度里,热衷于鼓吹“中国威胁论”和拉拢东南亚列国乃至韩国(因碰壁转而猛加抨击朴槿惠),意图围堵中国的政策,仍然将是东京外交与安倍战略的一大重点。   文章摘编如下:   针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日本国内部分媒体呈现的一些“批判声”,也许有人会将之视为日本“和平力量依然未衰”的佐证,或者因此而掉以轻心,以为安倍之言行仍然停留于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所谓“一小撮”右翼的范畴。   但仔细观察,就会知道不满和批判安倍倒行逆施言行的日人固然有之,却已今非昔比。特别是对于日本某些主流媒体事后一次性发出的一些“杂音”,如果认真分析,就会发现其重点与其说是在批判安倍的历史观,不如说是在担忧此举对日本外交与经济可能带来的影响。它与亚洲列国人民对日本走向的担忧未必是一回事。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日本部分主流媒体在安倍参拜后发出的各种“杂音”,还含有发挥日本式舆论诱导、“发泄闷气”的功用作用。但事实上,在杂乱的喧闹声中,安倍已经顺利地翻过其美化“军神”的重要一页。   也许,与此相似的最明显的例子是,日本各界(特别是首当其冲的新闻与教育界)在《特定秘密保护法》经由过程之后,曾开展签名运动,发表抗议声明和集会游行,一部分主流媒体也相应地拨出重要版面,反映“杂音”,予人安倍备受舆论“孤立”的印象。对此,不少有识之士提出如下的质疑:如此批判“恶法”的声音为何不是刊于该法案经由过程之前,而是在该法案经由过程之后?   一言以蔽之,日本某些主流媒体惯用的“泄气法”,是也。毕竟,庙会结束之后的嘈杂声或怒喊声,已无济于大事。日本式舆论诱导的妙处,就在这里。这是人们此刻在引述安倍参拜后日本“总保守化”体制下舆论界的回响反映时,不宜一厢情愿地过度解读和应该加以留意之处。   冀图推行“政经分离”政策   当然,担心安倍鹰派言行可能影响日本的经济与外交而陷入“亚洲孤儿”境地的,并不仅仅是旨在协助当局诱导舆论的某些主流媒体,与中韩有密切经贸交流的日本企业界也表达了同样的忧虑。不少企业界人士对安倍放弃较早时宣称的“经济最优先政策”便表示失望。   一名财界研讨机构的研讨人员就表示:“安倍经济学”的战略就是要充分利用日元贬值的长处,达到产品大量出口的目的。然而,如果对最大贸易国中国的出口停滞不前的话,必然影响日本国内的生产和就业状况,也将远离首相一再强调的“摆脱经济紧缩困境”的目标。   对于企业界的上述忧虑,安倍及其智囊们当然不会不知晓。不外,对于将“理念”(“摆脱战后体制”)与“安保”摆在第一位的安倍来说,日本对中政策的最佳选择是采取“政经分离”的原则。安倍在参拜靖国神社之后忙着表示要向邻国“解释”,就是要试探北京和首尔容忍的底线和降实“政经分离”政策的可能性。   日本说客之经常放话“靖国”和“领土”问题不是日中或日韩之间唯一或唯二的问题,无非是要为东京梦寐以求的“政经分离”政策说项。但在北京发言人对安倍的表白明确表示“不欢迎”之后,安倍上述的如意算盘恐怕要降空。   回顾安倍上台一年多以来的政策,不难发现东京试图奉行的“政经分离”原则,不仅体现在与历史观密不可分的“靖国”问题上,也公然流露于其外交与安保政策上。   “福田三原则”只剩二原则   在外交问题上,安倍及其口无遮拦的搭档,即副总理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就四处扬言要围堵中国。其具体工作,首先就是拉拢亚细安(东盟)和韩国。   对于东南亚,不少战后的日本政客和学者就毫不忌讳地称之为日本的后院,是日本的势力范围。其从属关系就犹如美国与中南美国家,或西欧与非洲列国。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有日本媒体甚至在ASEAN之前加上领导者日本的J字,而戏称之为“JASEAN”(直译就是“日本东盟”)。   但在1974年1月田中角枯首相接见东南亚遭到“反日”游行和暴动之后,东京方面才发现战后日本“南进”的“总破产”。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即诞生于之前的1972年,日本版的“和平部队”(即海外青年协力队)也获格外重视于斯时。   1977年,时任首相福田赳夫之所以要在马尼拉发表“福田主义三原则”,目的无非是要消除东南亚人民对“军国日本”战后南进的戒心。但时过境迁,健忘的东京谋士已经失去了1974年的记忆,日本外务省在议论“福田主义三原则”时,更把最重要的第一原则“日本保证不成为军事大国”悄悄地删掉。“福田主义三原则”遂成为只谈“心连心”和“对等”实有其词的空壳。   尽管如此,要东南亚列国无条件紧跟着日本的指挥棒转也不那么轻易。最明显的例子是,在客岁12月日本与东盟10国的峰会上,东京原本想拉拢列国针对北京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安保上的威胁”。但由于成员国中有不同的声音,这句旨在直接牵制中国的表述只好删除。   抨击朴槿惠的“大妈外交”   对于韩国,安倍原本以为日韩同为美国的盟友,日韩可以结为牢不可破的盟友。但没想到朴槿惠一上台,不但不理会安倍,还在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时,针对独岛(日本称之为竹岛)问题和“从军慰安妇”问题,强调“加害者与受益者”的立场,哪怕是过了千年也不会改变。   紧接着,她在接见欧洲期间,不但表示不想见安倍首相,还吁请日本的领导人改变其基本看法。到了北京,朴槿惠则建议在哈尔滨建立刺杀伊藤博文的韩国义士安重根的纪念碑。   凡此种种,促使东京原本准备拉拢韩国,牵制中国的外交战略触礁。为此,一部分恼羞成怒的日本论客已转而对韩国和朴槿惠展开猛烈的抨击。有曰:日本应该对韩国进行经济制裁;有曰:韩国人忘恩负义,忘记了日本对“汉江奇迹”的贡献……等而下之的则直呼朴槿惠是在开展喋喋不休的“大妈外交”。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朴槿惠视“没有勇气面对历史”的国家无法成为“一流国家”的基本观点(朴槿惠对安倍参拜之评语)。   可以想见,在新的一个年度里,热衷于鼓吹“中国威胁论”和拉拢东南亚列国乃至韩国(因碰壁转而猛加抨击朴槿惠总统),意图围堵中国的政策,仍然将是东京外交与安倍战略的一大重点。   至于安倍当局于客岁12月迫不及待地批准被视为决定今后10年日本外交安保指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及以此为基础而制定的《新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更清楚表明其矛头直指北京。这也意味着覆盖在2014年东北亚上空的阴霾,将挥之不去!(卓南生)